回忆上心头,师恩没齿难忘!

我离开中学已有8年时间。岁月是一把刀。说得没错,谁都抵挡不了岁月给我们带来的改变。经过时间的洗涤,稚嫩的容貌稍有沧桑文艺韵味。时间唯一冲不走的,是深藏记忆中的美好片段,是沉淀在心中的思想。我仍记得教过我的每一位老师。您们的大恩大德永远烙在我心中。没了你们的教诲,我不懂得社会的险恶,我也不晓得每个人心中的想法大不同。
我妈妈是一位中学教师。
2005年我升上初中一。对12年前的小伙子来说,那是一个新的开始。小伙子觉得自己更有能力探索世界的更多的未知。那一年,小伙子展开了他美妙的旅程。没有白雪公主的浪漫,却又豌豆姑娘般的历险故事。
初中一 ,初生之犊,别单纯。
道德课,老师请不懂得唱州歌的学生举手。天真无邪的我,以为道德课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竟然举起了手。那时候的我虽然唱了六年,但是并没真正看过歌词。我心里想着道德老师可能会借此机会让我们看看歌词并引导我们感受歌词蕴意。不过下一秒发生的却是我站在课室外面面对着课室高歌一曲。经过这般羞辱,州歌的每一个字我不敢忘记。我感受到道德老师的用心良苦。谢谢您,老师!
再来一次是道德老师在前几堂课提醒我们为制作卡片准备材料。但是,制作卡片当天我请假没到学校上课。后来经妈妈转告,因为卡片制作是课堂上的其中一项课业,我可以选择迟些完成卡片再交给老师。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很认真地完成卡片。那是因为之前没有经历过这么有趣的课业。新鲜感的趋势下,我完成了卡片并交给了老师。我好期待。我期待老师对我的作品评价。不过我的一片真情真意,换来的是办公室冷嘲热讽。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件事是因为有天我不懂犯了什么错,被妈妈训了一顿。女人就是女人嘛,训人那一刻,五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的事都记得一清二楚。妈妈说出的那一刻,我哭了。我真的哭了。我在饭桌上掉下男儿泪。我把头压得低低的,哭是因为我付出真心完成的作品,换来的却是笑话。我尊敬的老师,却在仅有13岁的我的后面补上一刀又一刀。
我恨!我恨自己!恨自己一片真心照月明!后来,我才明白老师的真正用意。没了那堂课,我不懂人心难测的道理!谢谢您,老师!
     初中二,我是巡查员。
     我是在初一被训导主任委任为巡查员。这一年里,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或许有,但事隔多年,记忆已模糊。模糊的记忆中,我记得我的美术老师。这位美术老师也是其中一位训导老师。我的一举一动、所作所为都看在她的眼里。我真逃不出她的五指山。试问怎么逃得出呢?我在明,她在暗。我光明真大地展现、表露出青少年活泼的性格,而那位老师却暗地里向训导主任报告我的举动。明枪易挡、暗箭难防!结果,我败了,我败得一塌糊涂。
     初中二那一年的年尾,训导主任把我叫来。他说我明年就要面对PMR了,先让我停职一年,好好装备自己面对考试。这句话我信了!这就是说话的艺术!委婉不缺优雅!我信了,我真的每一个字都相信了。到后来,别人笑我迟明了,我笑他人没听过动听谎言!
     老师又给我上了一堂宝贵的课。世途险恶,偶尔伪装自己,也别轻易为甜言蜜语摇摆。谢谢您,老师!
     初中三。放下剃刀、立地成佛。
     那一天早上,我记得是体育课。体育课结束后,我那一班的学生全被召集到礼堂集合,进行列行检查。很不幸地,我没过关。原因是因为蓄发。惩罚是当场剃头!我不得不说的是,这所中学效率是非常高的,老师都亲力亲为,从不假手于人。老师放下剃刀的那一刻,我改头换发了!我当下的感觉是重生的机会,我看见曙光,而且触手可及似的!我决定洗心革面!我妈妈看见了,久久说不出话。我不确定那是为我的决定而感动还是为我的头发感到惋惜。我不确定。我这么一个凡夫俗子,老师们不嫌弃,给了我重生的机会。谢谢您,老师!
     初中四。仍然逃不过剃刀一劫。
     这两年里,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我真的洗心革面了。我以为我的改变能为命运带来改变。那只不过是我的以为。上半年,改过自新的决定让我过上平静的日子。放假前一天,我们全校的学生都必须到礼堂参加某项活动。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一刻。一位华文老师拉了我出来,一句话也没说,一把剪刀在我头上刷过,一撮头发被剪了下来。我对这所中学的支持仍不减。因为一位能办事的人,话永远不多说,靠行动证明,这一点是我欣赏的。
     再一次,辛苦您了,老师!
     几年后,我毕业了。当上了一名教师。对我来说,这并不是值得引以为傲的事儿。因为我求学时期遇上了教会我做人道理,看着我从骨子里叛逆到洗心革面的好学生的每一位老师,但是自己却还不够资格称为称职的教师!
     我许下我的承诺,为了我的老师的下一代,我一定会努力改变自己,成为一位被大声称呼老师都不感到羞愧的老师!假若那天,我有机会教导老师您们的子孙,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份信任,因为我会用当初所受过的教育方式教育您们的后代!
     谢谢您,老师!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工作很难,做人更难

我认得归路